首页>精品赏析>2016秋| 胡风《睡了的村庄》

2016秋| 胡风《睡了的村庄》

胡风(1902-1985)   行书诗抄卷《睡了的村庄》

水墨纸本 手卷 21cm×101.5cm(引首);21cm×255cm(正文);21cm×87cm(后跋)

钤印:胡风

款识:作为纪念,乱笔抄出,以赠徐放、纪朵同志。胡风,一九五一年五月四日,北京。

鉴藏印:观庐主人珍藏

1.著录:《胡风全集》第1卷P175,湖北人民美术出版社1999年第1版。 2.作品得自上款人。


今次秋拍,北京荣宝有幸征集到胡风的行书诗抄卷《睡了的村庄》,作者创作于1951年4月21日自上海去北京的列车上。

胡风书法作品,拍场极少见。纵观历年拍场,唯有几件不足一尺或略盈余作品曾现拍场。而此番行书诗抄卷《睡了的村庄》是胡风于1949年底到1951年期间创作的大型交响乐式长诗《时间开始了》中第五大乐章《青春曲》中的第五曲。《睡了的村庄》既是胡风诗文名篇,又是其馈赠好友的行书长卷作品,殊为难得,藏家足可宝之。

胡风(1902-1985)原名张光人,笔名谷非、高荒、张果等。湖北蕲春人。现代文艺理论家、诗人、文学翻译家。1949年起任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其间写有抒情长诗《时间开始了》,特写集《和新人物在一起》,杂文短记《从源头到洪流》等。1953-1954年,任《人民文学》编委、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

“胡风反革命集团案”是1950年代在中国大陆发生的一场从文艺争论到政治审判的事件,因主要人物胡风而得名。经过1980年、1986年和1988年三次平反,胡风从政治上、历史上、文艺思想及文学活动上,获得全面彻底的平反。

 

文/李思嵘

“同志,我睡了,我睡得安静,也睡得深沉。同志,听一听我的呼吸罢,它没有了冤气,也没有了苦味。它告诉你,我恢复了健康,我尝到了喜悦。夜,慈爱的夜呵,她为我带来了休息,我的肌肉在新陈代谢,我的疲劳在一点一点退去......”时间随着笔尖划过的痕迹慢慢流逝,心情随着笔尖起伏的节奏慢慢的平静,思绪随着笔尖跳跃的韵律越发的清晰。是的,此时此刻人与诗与境结合在了一起,作出了高度的和谐的乐章。

我们知道胡风作为“七月诗派”的领袖人物,其诗歌的根本精神动因是以现代性情绪体验为核心的反思性。他提出了“人诗合一”、“情绪体验”的诗学理论,并穷其一生的努力去实践理论。《时间开始了》是胡风的艺术创作的巅峰之作,而《睡了的村庄》更是其中的精华,是诗人大半生的生活经历、体验、追求、痛苦、欢乐,由于革命胜利的来临而禁制不住澎湃激情、如火诗意的爆发、宣泄的歌吟。因此此诗具有广博深沉的思想感情蕴涵。我们毫不夸张的可以将其称之为开国的绝唱,因为把它和同期、同内容的诗作如《新华颂》(郭沫若)、《我们最伟大的节日》(何其芳)等相比较即可看出。这些作品无论在反映的生活面、思想感情容量、艺术表现、体制规模等各个方面都是不能和《时间开始了》相比并的。且《时间开始了》既是诗人一生诗歌创作的顶峰,也是当代新诗创作的一个顶峰。它具有相当高的思想品位和审美品位,是其他长篇抒情诗难以颉颃的,或者说它足以跻身于当代优秀抒情长诗的的殿堂而毫不逊色。

(胡风《时间开始了 · 欢乐颂》诗集)

《睡了的村庄》是胡风于1949年底到1951年期间创作的大型交响乐式长诗《时间开始了》中第五大乐章《青春曲》中的第五曲,《时间开始了》长诗共包含了《欢乐颂》、《光荣赞》、《青春曲》、《英雄谱》以及《胜利颂》五个乐章。其中《青春曲》的前四曲分别是:《小草对阳光这样说》、《晨光曲》、《雪花对土地这样说》和《月光曲》。这首诗原稿定名为《睡了的村庄》,创作于1951年4月21日胡风返京的列车上。胡风回京后,反复修改,于同年4月24日定稿。后来出版时作者为了与交响乐长诗其他章节名称呼应,改为《睡了的村庄这样说》。而这幅书法手稿便是胡风在1951年5月4日胡风手书赠予自己的弟子徐放和其新婚妻子纪朵的作品,而所选择的内容则正是刚刚创作好的长诗《睡了的村庄》。

(徐放,当代著名诗人,曾任《人民日报》文艺组编辑、群工部副主任,高级编辑、记者。)

(1980年12月30日,在北医三院,胡风与梅志。)

我们考证了胡风年谱、胡风日记和徐放年谱等一系列的资料,从字里行间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件作品的诞生过程:

1951年

4月20日

收拾东西。

文化部送来车票。

晚饭后,M(即胡风夫人梅志)送到车站,车开后她回去。

4月21日

在车上,终日看田野。

夜,写《睡了的村庄》。

4月22日

九时三十九分到北京站,坐三轮到煤渣胡同(人民日报社招待所),管理人员很亲切地相见,原来的小房子还空着在。

鲁煤、徐放来,闲谈到十一时。

给M信。

4月23日

徐放、阎有太来,带来两本《人民文学》(日本),那里面有分裂斗争的文字,关联“新日本文学会”。

4月24日

改好了《睡了的村庄》。

4月27日

于行前来,看了《村庄》。

雷加、康濯来看《村庄》。

瑞芳念了《村庄》。

5月2日

徐放为结婚请吃饭,饭后照相。

5月5日

徐放来。

——摘自《胡风日记》

1951年正值中国抗美援朝时期,4月22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胡风在这一年初,刚由天下图书公司出版了支援抗美援朝的长诗《为了朝鲜,为了人类》,而这几年,他的《时间开始了》五部曲也陆续出版了四部曲。祖国的逐步强大和发展给了他无限的创作灵感,他处在创作的巅峰时期。在1951年4月20日,他拿到了文化部送来的车票,在其夫人梅志女士的目送下,离开上海前往北京,在旅途中,他凝望着沿途的田野,在次日深夜,情景交融下,写出了这首荡气回肠的诗篇。22日抵京后,其弟子,时任人民日报社副刊编辑的徐放安排他住进了报社招待所,随后几日徐放数次造访。24日胡风修改好了《村庄》,邀请诸多友人前来品读。次月,他参加弟子徐放的婚礼,并答应赠其夫妇一件作品作为纪念,于是在5月4日,在招待所写下了这幅修改后的《睡了的村庄》手稿,但是由于出差在外,故当时未曾钤印。第二天,徐放过来招待所取走了这幅作品。但是书画无章始有微瑕,故第二年,徐放就带着作品找到了师娘梅志女士,让她用师父铅印补于其上,终于使这幅作品完整。而就在这1951-1952年期间“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件”正逐步的成为了一场震惊全国的风暴,作品的作者胡风和上款人徐放作为这场暴风中心的人物被捕入狱。与此同时,整个事件对胡风及其支持者与周扬等人的文艺争论被升级为政治批判。随着事件的发展,中共高层介入文艺争论并给予胡风“反革命”的政治定性,胡风等人也因此遭到审判。政治定性后的整个批判运动波及甚广,共清查了2100多人,逮捕92人,隔离62人,停职反省73人,到1956年,共正式认定78人为“胡风分子”,其中骨干23人。该事件也与此后中国大陆发生的历次文艺批判运动息息相关,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一场文艺界的大规模政治整肃和清洗运动。直到1980年中共中央决定为“胡风反革命集团”案平反,1988年6月18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办公厅发出(1988)16号文件,胡风案得到官方彻底平反。

此件作品在动荡时期就一直被徐放家人所藏,徐放1979年得以平反后仍秘不示人,直至2004年(甲申年)冬季,83岁的徐放才将其取出装裱,并请当时沈阳故宫博物院的副院长李仲元题引首,请李仲元的弟子沈广杰题跋记录了这件作品的因缘种种。纵观此卷,字里行间,因缘际会,方知此卷保存之不易,意义之珍贵,不由令人感慨万千,浮想联翩:

公元1951年,农历辛卯年,4月21日午夜,在一列由上海开往北京的列车上,许多乘客都以睡去,一节车厢的靠窗的位置上,有位中年乘客却仍未入眠,他望向窗外,在黑暗中从眼前闪过零星的光点,若即若离,似近似远,是的,这是平原上一个个村庄,在柔柔的月色下,朦胧的剪影,隐约的灯火和村边田垄上那依稀的轮廓,都在诉说着一段段曾经,如默片般的流淌,映入了他的眼帘,激荡着他的心灵......突然,取出中山装上别着的钢笔,就着列车的灯光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奋笔疾书,笔尖划过纸面的声音与列车车轮驶过铁轨的声响似乎存在着某种奇妙的呼应,在这静谧的夜色,在这广袤的山东平原,在这轻轻摇摆的车厢形成了一段独特的旋律,一曲美妙的乐章......


行书诗抄卷《睡了的村庄》分段欣赏:

(局部一)释文:《睡了的村庄》:同志,我睡了,我睡得安静,也睡得深沉。同志,听一听我的呼吸罢,它没有了冤气,也没有了苦味。它告诉你,我恢复了健康,我尝到了喜悦。

夜,慈爱的夜呵,她为我带来了休息,我的肌肉在新陈代谢,我的疲劳在一点一点退去。

(局部二)释文:同志,多少年多少年了,我的皮肤在严寒和酷热里面烂过肿过,我的眼睛在羞耻和屈辱里面烧过痛过,我的胃囊在饥饿里面打过抖,我的心房在仇恨里面滴过血,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我度过了不眠的夜,我度过了恶梦的夜,我度过了鬼叫狗咬的夜,我度过了切齿捶胸的夜,我也度过了枪响火烧的夜。

 

(局部三)释文:同志,痛苦的夜过去了,流血的夜过去了,夜呵,她成了我的慈母,让我安静地躺在她的怀里,让我睡去,让我休息,让我新陈代谢,让我长成更新鲜的力气。

(局部四)释文:同志,我送走了幸福的一天,我的肌肉吸进了一天的阳光,我的肺叶吸进了一天的大气,我的耳膜响过了一天的鸟语和风声,我的眼睛映过了一天的青空和绿叶......我又送走了一天,我的皮肤又冒出过一天的汗水,我的双脚又亲吻过一天的土地,我得了又一天和平的劳动,就舒适地躺在温暖的夜底怀里,我睡了,我睡得好,我睡得安静,也睡得深沉。 

(局部五)释文:同志,我睡得安静,也睡得深沉,我的倒塌的土墙都砌好了,我的破漏的屋顶都补好了,我的窗子都糊上了新纸,露水漂不进去,冷风也吹不进去。

 

(局部六)释文:夜,和平的夜呵,我的母亲们安静地睡了,像抱着珠子的豆荚,让幼儿偎在她们怀里;我的少年少女们安静地睡了,像一朵一朵的花苞,爱带来吐香结果的日子;我的农夫农妇们安静地睡了,像一把一把刺击过敌人的不锈刀,像一棵一棵熬过了风雪的常青树;我的牛儿们驴儿们安静地睡了,做着蓝天下面的梦,梦着草色青青的香味,梦着阳光闪闪的采色;我的犁儿们锄儿们安静地睡了,它们在泥土里面赛过跑,它们在泥土里面洗过澡,带着满身的喜悦睡了,带着满身的清洁睡了.....

(局部七)释文:同志,都睡了,都睡得好,都睡得安静,也都睡得深沉,都送走了幸福的又一天,都得到了又一天的劳动,都享受了又一天的和平。夜,慈爱的夜呵,她来到了我们这里,让我们得到了休息,让我们告别过去了的一天和平的日子,让我们迎接要来的另一天和平的日子,让我们祝福未来的黄金色的无数的和平日子。

(局部八)释文:同志,为了黄金色的未来,我要睡得安静睡得深沉,但在我睡着了的身边,还跳跃着一粒火,还闪耀着一盏灯,它是我们一双不睡得眼睛,为了黄金色的未来。它警戒着,祖国土地上的旧社会底毒虫;它监视着,祖国边疆外的旧世界底黑影。它像是天上的一颗星,密密地,一颗连接着另一颗,连成了一面星星的网,连起了祖国土地上面的,一切城市和一切村庄。

(局部九)释文:同志,让我睡罢,让我睡得好罢,星星底明亮的眼睛,守卫着我,天空底温柔的手臂,环绕着我,土地底纯洁的胸膛,拥抱着我,祖国守卫着我,祖国环绕着我,祖国拥抱着我,我睡了,我要睡得好,要睡得更好,要睡得更安静,要睡得更深沉,我的力气要长得更强大更新鲜,好迎接祖国底又一个幸福的黎明。

 

(局部十)释文:一九五一年四月二十一日之夜,京沪列车在山东平原上向北京疾驰前去。凭窗望去,在深厚温柔的夜色之下,平原上之村庄,除间有耀跃之灯光一点,俱沉睡于安静之中。曾在残酷斗争中英雄不屈的村庄,照在火热的劳动中创造和平与财富,使改造祖国的伟大工程和抗美援朝的神圣事业汲取得到无穷力量的村庄,将要成为美丽如花的祖国儿女的村庄,使我遐思,使我沉醉,使我感到一个新中国人的骄傲与幸福。浑然涌来的幸福感让我流出了如上的诗句一串,到京后,录示友人,也曾朗读,得知此幸福感并非个人所仅有。作为纪念,乱笔抄出,以赠徐放、纪朵同志。胡风,一九五一年五月四日,北京。

引首:胡风墨宝,甲申初冬漫叟李仲元题。钤印:漫叟、李仲元印、仁者寿

尾跋:胡风历涉共和沧桑之大文人也,徐放先生为其弟子,喜读夫子诗作,与夫子知遇甚笃,共和初与二人会北京,夫子执面亲笔书赠此诗,并记境于后,以达师生之谊耳。故先生示以为珍,然末端未钤印鉴,叹憾不已,越年后,先生寻梅志夫人用夫子铅印补之于后,使其臻善矣。徐放先生今属晚生跋志数言,述之源由,以作备忘。甲申初冬拜观记于盛京皇宫南苑东阁之窗下。众雄沈广杰敬题。跋印:沈广杰印、众雄、年年岁岁一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