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精品赏析>2017春|何海霞《青山红树》

2017春|何海霞《青山红树》

 209 何海霞 (1908-1998) 青山红树
     设色纸本 镜心    
     钤印:何瀛之印、老霞
     款识:张僧繇以没小骨法开后世色彩先声,王洽泼墨亦称绝于世。先师大千居士色与墨融合一体,奇绝天成,亦开拓艺事后无也。何海霞。
     著录:1.《何海霞画集》P19,河北美术出版社, 1987年。
     2.《何海霞画选》P102,人民美术出版社, 1994年。
     说明:此作品经何海霞家属鉴定为真迹。
     82×56 cm.   约4.1平尺
     RMB: 400,000-600,000
                                        浑厚流动 墨彩镂金
                                                         ---观何海霞《青山红树图》有感

何海霞先生擅长山水画,他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饱游沃看,师法自然。何海霞的山水画成熟于20世纪50年代,他在水墨、青绿、界画等诸多领域均有所建树,面貌多样。西北地区的自然景观给了他不少灵感,其作品个性鲜明,立意雄奇,骨体坚凝,笔力雄健,墨色浑厚,蔚为大观。“一手伸向生活,一手伸向传统”是长安画派的创作准则,何海霞将之贯彻到自己的山水画中,将新中国、新生活与自己高超的传统笔墨技巧结合在一起,相得益彰。当代著名画家周韶华曾说:“何海霞先生对于唐宋院体画、元明清文人水墨画,对于小青绿、大青绿、金碧、泼彩、泼墨和水墨浅绛画法,众体皆能,可谓是中国画创作之全能军。”

此幅《青山红树图》为何氏八十年代时期的代表作品,笔墨和章法不失传统规范,构图严谨、骨体坚凝、笔墨雄健浑厚,但又不失清雅。正如其题款中所写:“张僧繇以没骨法开后世色彩先声,王洽泼墨亦称绝于世。先师大千居士色与墨融合一体,奇绝之作,亦开拓艺事后世也。”此作是他对张大千泼彩的重新解构,如果说张氏泼彩重在一个“泼”字,而何氏泼彩则更倾向“写”字,何海霞对于流动的驾驭能力,达到了一个极为惊人的高度。张氏之美在其灵动,而何氏之美在其雄壮。

画面通过墨色将远山近景分成了两个部分,墨线勾勒的近景与泼墨泼彩混合的云雾远山构成了厚重与灵动的矛盾统一体。磅礴大气的远山在墨色浑然一体的呈现下,显得浑厚滋润,宛如烟雨朦胧中的沉睡的巨兽。远处清晰的山石之上是那一棵棵挺拔遒劲的描金红树,在画眼中心,那一抹红金色是那不可言喻的妙笔,虚实之间更能彰显出作者绘制时的匠心独运。流动的云水与厚重的山石自然的交织于一体,构成了美妙的画面。

何海霞所画山水苍茫浑厚、朴茂雄秀,有长枪大戟、错彩镂金之美,充分体现了北方山水的独特魅力。他的山水画就是在坚守传统表现语言和内在法则的基础上,将时代气象、个人风格、北方山水文化统一在中国山水画中,从而成就了崭新的时代艺术风貌。此画收录于1987年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何海霞画集》与1994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何海霞画选》,均为其早年权威出版,是其同时期不可多得之佳构。